水榭听香

瞎涂了一张太阳系二维化。


这种尺度上的场景,我这是名副其实的瞎涂了。


老师留的创作作业。其实与其说是创作,不如说我只是个拾人牙慧的翻译官罢了。把书中这一部分读了好几遍。向大刘致敬,将这种离奇渺远到了极点的场景写得具象清晰如斯。让我这样拙劣的翻译,也有了一点生存的凭借。


应该是我画三体场景的第七幅了。不想停下。

涂了只关一帆。
衣服啥的瞎编。
书上写他抱着膝盖缩成一团,失重下就慢慢翻滚 啊不对,旋转起来…啊啊万有引力号上那段一帆真的好可爱好可爱(//∇//)

我爱韦斯特&一帆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错了,医生。”关一帆手指灿烂的银河,眼睛却盯着韦斯特,“宇宙是一个高位截瘫的病人!”

想象中的巨树城市和智子~(住在独栋别墅里看着一群渣渣)问我边上那白乎乎的是啥?——智子造云机你值得拥有。
智子依旧参考了微博大佬的那幅。
画三体的大大们好像都是板绘…
然而并没有板子…

瞎画的古筝行动…海报(emm)?
油轮和抛物面天线可能画的不对 😑多多包涵
(顺便给大史打call!)

云天明与程心的相会的金色麦田。
拉格朗日点的约会啊啊大刘总是这样突然浪漫@( ̄- ̄)@

“在黑土田园之上,程心看到了一片异世界的天空。”好多管子……

“那是一种很自然的喜悦,仿佛田间种地的小伙子看到同村的姑娘从城里回来时一样。
仿佛三个世纪的岁月不存在,几光年的距离也不存在。”……原谅我把云天明画得跟劣质漫画里的霸道总裁似的(捂脸)我只会画人物速写

继黑暗森林后我又来画三体嘞@( ̄- ̄)@
第一次登录三体游戏所见的朝歌巨摆。两个小人儿当然是三水和文王
诡异透视诡异比例。

画个黑暗森林。
“但黑暗森林里有个叫人类的傻孩子,生了一堆火并在旁边高喊:我在这儿!我在这儿!”

字儿丑。

顾城的诗《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》,每一次读都觉得画面感十足,于是就画了
水彩用的不熟( ̄^ ̄)ゞ